莫急于把网瘾定义成一种病

网瘾战争越打越让人看不懂。3月27日《广州日报》援引青少年心理治疗专家称,目前业界不准备再使用“网络成瘾”(网瘾)这种说法了,改称为“病理性上网”。并透露,卫生部正在进行调研,确定它的诊断标准,一旦诊断标准确立,“病理性上网”就是一种病。

从“网瘾”改口叫“病理性上网”,不知道有何本质区别。但如果把网瘾从本质上当作是一种病,那么“有病治病”或许就非常符合医疗部门的利益诉求。

其实,网瘾是不是病,国际医学界非常谨慎,去年8月美国“reSTART”网戒中心开张,也仅仅是第四个探索网瘾治疗的国家。

谈网瘾命名之争,就不能不谈当年的“电视沉迷”大争论。几十年前,电视刚刚风靡,很多美国孩子废寝忘食看电视成了“沙发土豆”,有专家认为,沉迷电视的孩子会得“卑鄙世界综合征”,看电视多的孩子,自觉不自觉就会学起“纽约黑帮”。但是,也有社会学家长年跟踪研究表明,沉迷电视与社会暴力、精神疾病没有直接关系,其更多的是受社会环境和文化教养的影响。最终美国学界不得不改口,不再坚持“电视瘾是病”的判词。

当然,对于网瘾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,有很多孩子沉迷网络而耽误了学业。但是,一旦卫生部门出面将网瘾或者“病理性上网”定性为一种病,甚至精神病患的话,就意味着赋予了“网瘾治疗”以合法性,或许有些机构就会理直气壮地祭起“电击、药物、暴力”种种“医疗器械”。

“病理性上网”的新定义应该让多方充分讨论,显然,卫生部门别急着仓促定性。毕竟,网络在中国才刚刚兴起没几年。这么快就要把网瘾定性成一种病,有关专家和机构也未免太急不可耐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