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秋鱼情很暴躁,钓技钓法要灵活

深秋鱼情很暴躁,钓技钓法要灵活

时间:2020年11月21日 21:35

天气:晴

钓场:东江()

饵料:红虫+蓝鲫

大家好,好久不见,最近这段时间都在忙着出差。搭档说带我去南雄路亚翘嘴的,结果实在太忙,连水面都没有见到。昨天宿醉醒来,大家兴致勃勃,说干就干。

长枪短炮,我的战场。到达钓位已经三四点了,因为江对岸天元邓刚老师的直播(东江巨青),整个江面密密麻麻都是人。

选来选去,最后挑了两位老师傅旁边,他们在抽蓝刀。这个位置下面是一个坑,好像被采砂之类的挖过。边上就二三十公分深,4.8就钓2米,刚好过了那个坎,7.2钓到4米深,我最喜欢的理想水位。我就准备在他们旁边蹭蹭窝,结果4.8刚调好漂就挂底,往左挂底,往右挂底,出师未捷废了三副子线,老师傅厚道,强忍着没笑出声。

然后就下了7.2,挂玉米准备守大鱼。刚调好漂,两位老师傅收杆了,嘿,居然有这样的好事,现成的底窝,赶紧挪过去。目测老师傅是5.4钓底猎蓝刀,收获非常好,然后他们是一边钓一边在抛投饵料聚鱼,底下坑里肯定积累了一定的窝量和鱼。

4.8,拉饵,0.6拉的2号金袖,这是我第一次用袖钩,心理没什么底,准备接窝猎点蓝刀的。结果下杆,漂沉不下去,还以为水位调错了,提竿中小红眼,太小了,直接归流。

抛竿,截口,中小土鲮。听朋友说鱼口不好啊,赶紧下护装鱼,证明我没打龟咯。

(说一个我不确定是不是打桩的口,下顿提竿,线紧绷,就是不会动,怎么摇也不动,一松线,钩子就提上来了。)

再抛竿,黑漂,提竿刺鱼,好大力气,0.6的子线还是有点心虚,不敢硬拔,小鲤鱼一尾。皮毛挺漂亮吼。

继续抛竿,持续轻点,就是打不到鱼,再抓一口,上巨物鳊一尾,全江通告,可喜可贺。

这个顿口就很漂亮,一中鱼他就在水底爱滴魔力转圈圈,又不敢直飞,我的杆子是6H的。入护板鲫一尾。

持续抛竿,我在搓7.2的伸腿瞪眼丸,抬头瞄了一眼,卧槽我4.8的漂呢?赶紧丢下7.2,提竿刺鱼。哦豁,好沉,左右甩了一下,鱼开始游起来了,依稀看到一抹红色,激动

刚出水的时候心里都没底,毕竟以前没有用过袖钩,慢慢溜靠岸,还没泄力,直接抄网怼上来了,三斤左右。

旁边的大叔说卖给他,他DIY了一个大鱼缸,还没养过鱼,这红鲤鱼皮毛漂亮,看着就喜庆。我就送给他了,让他拿回家用稀释的高锰酸钾泡一下消消毒,毕竟刺伤了。

这皮毛,荧光闪闪。后面两根杆开始交替上鱼,一个搓一个拉,勉强还跟得上步伐。十点以后,短杆基本停口了,长杆开始连拔小鲤鱼模式。

看线头断开位置,说钩没绑好掉了安慰我,自己都不信,2.5子线。 6号鬼牙挂老玉米,丢下去就被截口,红眼这饕餮真馋嘴。

半斤一斤的小鲤鱼拉到怀疑人生,一晚上钓了十几条,最后中了一个两斤多的大板鲤鱼,被我拉出了十斤的手感,旁边大叔都激动了,结果出水后把我们两笑的够呛。

手机没电关机了,又一直鱼情暴躁,就没注意时间。一问大叔,已经凌晨三点,叫大叔帮我看会儿,我去车上补觉,顺带手机充点电。大叔在抛竿钓鲢鳙,说可以,正好他很久没玩手杆了,他来试一下。

睡到五点下来,看大叔在躺椅上睡觉,也就没好意思再问他有没有钓到。抛了几杆,没口,赶紧补了几个风暴的方块下去,以前玩抛竿中不少土鲮的。

天蒙蒙亮,听说这个季节鱼的水层变化大,就想着天亮了可能会上浮,钓两米左右可以了。再加上昨晚持续作战,右臂开始酸麻,230克的杆,这样作钓小鱼,确实太累,就收了。4.8刚准备打频率,天已经亮了,人山人海又开始入场,顿时兴致缺缺。然后重新开了一款拉饵,准备出太阳后抽小鱼,把我珍藏的鸭饲料都拿出来做窝了。

八点左右,小土鲮开始截口。

小土鲮持续接口后,大土鲮也进窝了。

连杆半斤左右的土鲮,然后一个脱钩,子线缠绕主线了。理智的做法是剪子线,但这是我最后一副袖钩了,舍不得。等我解开,土鲮就散掉了,进入枯等模式,动作还是有,比较谨慎

收杆一尾大土鲮,一斤二两左右,整个钓位疯狂窜。先往外冲,差点拔河。我回牵过来又往左边挂底的地方冲,不敢拽,就摇了两把把他掉过头。又往右边冲,差点凉凉,小勾细线对于这个我们新手来说,挑战还是比较大的。不停的左右摇,让他改变方向,上来后一看激动了。也没想着溜翻,就想把他干上来,什么手感,见鬼去吧,毕竟作为新手,我还真没钓过多少能入眼的鱼,这条算一个。

皮毛漂亮吧,拍起来看着小,打底一斤二两,难怪大家都喜欢钓土鲮,劲道那是杠杠的。没敢装逼,赶紧抄上来入护为安,毕竟之前装逼跑过我不少鱼。

土鲮有个四五条,还有两个土鲮崽崽,鲤鱼十几条没数,翘嘴六个,红眼三个,巴掌大小鳊鱼一个。

日常归流,本来旁边有个人的意思,是想说小鲤鱼给他的。我直接说吃的话就算了,那么小吃了也可惜,然后没理他,因为之前我听到他跟人说,这样个头的鲤鱼红烧安逸。

最后没剩下几条了,哈哈哈,过瘾真好,也算小小的爆护一次了。剩下一个板鲫,几个土鲮,一个两斤的鲤鱼,还有一些翘嘴和受伤太厉害活不了的小鱼。

回来深圳,带着朋友抛竿打的大头去餐馆加工,良心老板,喝了一箱啤酒跟加工费,一共才收我们一百五。

看看这刀工,口味就我帮你们试了,哈哈哈。

人间路窄酒杯宽,他人人心到底慰我心。我从来不吝啬分享钓位,因为环境是大家的,资源也是大家的,反正地方就是这个地方,能不能钓到就看我们各自的运气跟方法了,对不对?藏着掖着,没意义,都想有一块自留地,那我们圈子的路就会越走越窄。

战后总结:

要学会灵活的运用钓法,是我们新手钓友进步的一个阶梯,如果不能做到,就会一直停留在初阶的位置,比如我以前就一直都是看别人狂拉的角色。

根据不同的天气环境,去预判寻找鱼的泳层,是野钓必不可少的过程,毕竟不像池塘的环境那么恒定。

最后,祝大家秋狩爆护,狂拉巨物。